《8831》[8831] - 第1章 目睹自己被火化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準備後事吧。」

病房外醫生的聲音很輕,但病床上的林羽卻聽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連聽覺都會變得格外靈敏吧,尤其是母親的哭聲,分外尖銳。

因為見義勇為付出生命,林羽並不是第一個,對此他並不後悔,只是覺得對不起母親。

父親死的早,母親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海市人民醫院,與母親的生活正要明亮起來,沒想到卻出了這種意外。

「該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沒有好報,林羽低聲咒罵了一聲,眼皮再也撐不住,緩緩合上。

「我的兒啊!」

一聲凄厲的哭聲猛地將林羽驚醒,他睜眼一看,發現自己此時竟然站在床尾,而母親正撲在床上嚎啕大哭。

「媽,你哭什麼,我這不好端端的在這嗎?」

林羽大喜,以為自己神奇痊癒了,伸手一拍母親,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從母親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母親沒有絲毫的反應,依舊撲在床上痛哭。

林羽神色一變,抬頭看到床上竟然還躺着一個自己,面色乾癟發青,顯然已經沒了生氣。

我死了?

林羽低頭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發現身子有些虛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驚,原來人死之後真的有魂魄!

無論他說什麼,做什麼,母親都感受不到。

在護士的幫助下,母親忍痛給林羽穿上了壽衣,隨後護工把他的屍體運上了殯葬車。

母親跟着上了車,坐在他的屍體旁,緊緊的攥着他的手,紅腫的眼窩中淚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兒,你放心走,媽把這邊的事情辦完了,立馬就下去陪你。」

對於她來說,兒子就是她的全部,兒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聽母親想要尋短見,林羽頓時急了,學着電影里還魂的場景躺到屍體上,但是沒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車子很快到了火葬場,繳費之後,工作人員簡單給林羽化了個妝,遞給林羽母親一個號碼牌,接着焚化人員推着林羽的屍體去了焚化大廳。

「不要!」

當焚化人員將他的屍體推進焚化爐的剎那,林羽瞬間崩潰。

隨着肉身的燃燒,林羽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變弱,身上有無數淡淡的光點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變淡。

與此同時,他的眼前開始閃現出另一個世界,入眼所及都是無盡的黑暗,夾雜着紅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厲的慘叫聲。

地獄!

這是林羽意識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強大的恐懼感瞬間將他吞沒。

他的魂魄下意識的在空中亂沖亂撞,光點仍舊不停的從他魂體中飄出,而且速率越來越快。

他眼中的地獄世界也越來越清晰,能聽到下面一個神秘沙啞的聲音正在呼喚他。

此時焚化爐內林羽的身體近乎燃盡了,灰燼中一塊碧玉色的吊墜突然在烈火中煥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是林羽外公去世時留給他的,自小戴到現在,穿壽衣的時候,母親特意沒有摘下來。

吊墜光芒越來越盛,隨後砰的一聲破裂,一縷碧綠色的光影猛地從吊墜中竄出,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緊接着他腦海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我乃你祖上聖人,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傳人,得我醫道術法,懸壺濟世,渡人渡己……」

隨後聲音消散,龐大的信息量陡然間充斥進林羽的腦海,醫道玄術、修行法訣及祖上的一些遊歷經驗一股腦的湧入了林羽的腦海中。

閱讀着腦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覺十分興奮,彷彿打開了一新世界的大門。

但這股興奮勁轉瞬即逝,得到秘術傳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經是個馬上要下地獄的死人了。

這個念頭閃過,林羽腦海中突然跳出一條有關還魂術的記憶。

記憶顯示,通過還魂術,死去後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體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經在大火中化為灰燼了,不過好在關於肉身損壞的還魂方法也有記錄,「肉身隕滅,化鬼,覓活體,後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氣,意思是說自己肉身損壞,要想復活的話,只能通過還魂術化為鬼,找別人的肉身附體。

要知道在人類的意識里,鬼可是邪惡的化身啊,況且自己要是上了別人的身,不相當於變相剝奪了別人的生命嗎?

猶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經越來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邊的聲音也愈發的清晰。

林羽咬咬牙,看着接連被推進焚化大廳的屍體,突然來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應該可以吧?

數分鐘後,林羽來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養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沒有意識的,一輩子都醒不過來,他們活着的只有身體,林羽認為,選這種人附身,就不算殺人。

起先林羽還一個病房一個病房的找過去,尋找合適的身體。

但發現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淡薄,很快將要消弭殆盡,那個來自地獄的呼喚聲也越來越急促。

林羽來不及多做思考,瞅准一個二十來歲的男性植物人,念起還魂術,陡然間化為一縷白煙,奮不顧身的鑽了進去。

「你逃不掉的!」

與此同時,耳邊的呼喚聲陡然變成一聲凄厲的慘叫,隨後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識。

等林羽再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強光刺眼,過了片刻才適應過來,低頭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裡。

成功了!

林羽興奮的差點叫出來,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體,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針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腳一落地,身子一個踉蹌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為長時間躺着的原因,這個年輕人的肌肉有些輕微的萎縮。

林羽踉蹌着爬起來,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日曆,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了,觸摸着床和牆壁,感受着手上傳來的冰冷溫度,感覺就跟做夢一樣,自己昨天才死,沒想到今天又復活了。

稍微活動下,適應了這具新身體,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衝出了醫院,他現在心裏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見自己的母親。

此時包子店裡擠滿了人,十幾個小混混叫囂着讓林羽母親還錢。

為了給林羽做手術,林羽母親被迫借了十幾萬的高利貸,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們便急不可耐的來討債了。

「你們放心,我這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