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龍王》[鑒寶龍王] - 5.第五章:前輩留步

三分鐘。

曹金寶癱坐在地上,足足三分鐘一言不發。

三分鐘後,終究還是緩過神來了。

在店員的攙扶下,曹金寶這才艱難的站起身,此時的他,垂頭喪氣,面容憔悴,幾分鐘前還油光煥發的臉龐,精氣神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這一瞬間,曹金寶彷彿蒼老了二十歲。

「想我曹金寶摸爬滾打二十年,自詡吉鄉城第一鑒寶師……」

「在這小小縣城中,積累千萬家產……可……」

「一招錯,步步錯……沒了……」

「呵……全都沒了……」

曹金寶的話音中帶着哭腔。

他緩緩抬頭,看向陸洲東。

緩緩拱起雙手,嘴角咧出一抹慘然笑容。

「服了,我……徹底服了。」

「我曹金寶說話算話,兩千萬,一個子兒都不會少。」

這一句話,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說完,曹金寶拱起的雙手便無力的垂落。

這一幕出現,讓在場所有人心中都是猛地一沉。

兩千萬!

這可是足足兩千萬啊!

曹金寶只有傾家蕩產,才能夠賠的起。

那豈不是說,吉鄉城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天下寶齋這個招牌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很是惋惜。

同時,也佩服曹金寶說到做到的氣節。

「曹叔叔,千萬使不得!」

林憶雪苦笑道:「所謂賠償,只是我朋友的一句玩笑話罷了。」

「這件青瓷刻龍紋盤,也是您廢了心血、花了錢財幫我購得的。」

「此物為假,並非您有意為之,換句話說,您也是受害者。」

「既然您不曾騙我,我自然也不會難為您,此事,就此作罷。」

聞言,曹金寶神色複雜的抬頭看向陸洲東。

陸洲東神色淡然,只留下三個字。

「聽她的。」

這一句話,讓林憶雪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我這是怎麼了……」

林憶雪芳心一顫,自己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會輕而易舉的被一個男人的隻言片語擾亂心神。

至於聽到這話的曹金寶直接愣住了。

他不敢相信,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直到店員又哭又笑的對自己說出「咱們可以繼續開店」這句話後,他這才如夢初醒。

身體竟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眼眶中的淚水再也難以抑制,若決堤江河般傾瀉而出。

「謝謝!」

「真的謝謝!」

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不管不顧的嚎啕大哭,一邊哭還一邊鞠躬道謝。

這一幕,着實震撼人心。

沒有人能理解曹金寶現在這彷彿重獲新生的複雜心情。

陸洲東背着手,神色淡然。

斷人財路,猶若殺人父母。

從一開始,他就只是抱着幫林憶雪鑒寶的想法,從未想過要讓曹金寶傾家蕩產。

林憶雪搖頭嘆了口氣,帶着陸洲東朝着門外走去。

「前輩留步!」

曹金寶大喊一聲。

嘶~~

緊接着,倒吸涼氣的聲音自四周此起彼伏的響起。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向曹金寶。

他居然,喊這個年輕人「前輩」?

這人不過十七八歲而已啊!

只見曹金寶一溜小跑到陸洲東的身前,硬着頭皮問道。

「敢問前輩,您究竟是從哪學來的這般神奇的越窯落款技法?多少錢,我願意學!」

話音落下,下一秒,所有人也都齊刷刷的看向了陸洲東。

這個問題,同樣也是在場所有人都好奇的。

陸洲東眉頭微皺,冷漠回應。

「海不露底,技不外傳。」

「曹金寶,你,問過界了!」

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