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龍王》[鑒寶龍王] - 8.第八章:天哪!這是象牙!

寶貝!

現在,馬老三腦子裡想的全都是這兩個字。

陸洲東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深信不疑陸洲東絕對是搞古玩的高手!

畢竟即便是資深寶友,也不可能說起雍正年間時任兩廣總督名錄時,像是說自己家的家事一樣一清二楚。

「不對!」

「那把摺扇一定大有名堂!」

「搞不好,老子特么錯失了一件大寶貝!」

看着陸洲東和林憶雪匆匆離去的背影,馬老三越想越不對勁。

心一橫,一咬牙,扭頭衝著旁邊攤位的老闆說道:

「老劉,你幫我看下攤位,我去去就來!」

但凡是干這行的都是人精。

剛剛馬老三是怎麼五百塊賣出去摺扇的,攤位老闆看的一清二楚。

再看馬老三現在一臉焦急的樣子,當即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嘿嘿笑着問道:

「這是干甚?難不成你馬老三打了眼了,錯失了一件真正的寶貝?」

馬老三知道這事兒也瞞不住,索性直接說道:

「我也不敢確定,但估計八九不離十……行了,不跟你掰扯了,你幫我看攤,我得趕緊找找好玩意兒去!」

就在馬老三剛準備邁步的時候,一道有些沙啞的聲音傳來。

「呦呵?」

「是什麼好玩意兒,能讓你鬼精鬼精的馬老三這麼著急忙慌的?」

聽到這聲音,馬老三腳步一頓,連忙轉頭。

臉還沒扭過去的時候,笑容就已經浮現了。

周圍的幾個攤主也都是紛紛順着聲音看了過去。

只見一個穿着街道執法隊制服、大約三十歲左右的胖子,在七八個執法隊隊員的簇擁下,弔兒郎當走了過來。

肚子大到直接把制服扣子給崩開了一個。

隊帽被他隨意的戴着,歪歪扭扭。

臉上滿面油光。

右手拎着華子,時不時地抽上兩口。

左手正在把玩一條黑色十四珠手串,黑色的珠子在陽光底下反着亮光,顯然是已經玩了很長時間了,而在這手串中間還串着一方玉牌。

玉牌上面雕刻着一顆獸頭,神色猙獰,不怒而威。

腰間帶着一塊雕着佛像頭的玉牌,走起路來一晃一晃,陽光一打,耀眼的光澤晃得別人眉頭直皺。

光看這人打扮,就知道此人絕對是個紈絝的主。

馬老三誠惶誠恐的湊到胖子身前,陪着笑臉說道:「哎呦,張隊,可好些日子沒見您了,怎麼著,今個心情好,親自執法來了?」

聽到「執法」二字,周圍所有攤位老闆都是下意識的心中一緊。

更有不少人在心裏罵著「衣冠禽獸」四個大字。

這胖子叫張德彪,是吉鄉城街道執法大隊隊長。

人如其名,長得極其彪悍。

肥頭大耳,滿臉橫肉。

看着是個官,其實就是個披着官服的流氓頭子。

大家心裏都清楚,張德彪這執法大隊隊長的職位純粹就是托關係搞來的。

關係硬,再加上祖上以前就是吉鄉城的地主,家底子厚,在這吉鄉城倒也是個人物。

人一閑,錢也多,就愛搞點興趣玩玩。

這不,張德彪愛上了古玩這一道。

平時沒少憑藉「違法掀攤」的名頭,在這百寶街的各個攤位上白嫖,別說,還真讓他淘去不少真正的好玩意兒。

這事提起來,那些個被坑過的攤主沒有一個不想掐死他的。

「閑來無聊,出來轉轉。」

說這話的時候,張德彪一雙眼睛賊溜溜的攥着,接着話鋒一轉,湊到馬老三耳邊笑嘻嘻的問道:

「我說,馬老三,你要去找什麼寶貝啊?」

馬老三心說壞了!

這事兒怎麼偏偏被張德彪給碰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