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 第4章 豪門千金4

蕭然察覺到周俊賢的視線和異樣,手不自覺的收緊。

更加堅定了要把周俊賢抓在手心裏的想法。

她心想,曲蔓只不過長得好看些,根據她調查來的資料,空有容貌沒有腦子。

現在裝作淡定的樣子,等會兒過去稍微刺激一下,她肯定會暴走。

周俊賢只會更加厭惡她。

剛開始看到厲景行跟她一起跳舞,心裏略微有些不舒服。

突然想起那天景行說會幫她。

想到景行是為了自己才接近曲蔓的,又是一陣感動。

其實蕭然完全是自作多情,池曦只是覺得喜歡一個人沒錯。

周俊賢身為一個男人,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帶着蕭然來宴會刺激曲蔓,池曦覺得他很low 。

畢竟是自己要攻略的女人,其他人有什麼資格欺負她?

曲伯仲這會兒剛好跟厲父在一起交談。誇讚道:「你這小兒子真是一表人才!」

厲父謙虛道:

「哪裡哪裡,景行從小喜歡音樂,不善交際。令千金才是瀚海明珠。以後誰能娶了令千金,那真是祖上積德。」

……不管心裏怎麼想的,明面上就是一波商業互吹。

其實想要求娶曲蔓的人很多,畢竟曲伯仲只有這麼一個女兒。

曲伯仲不在乎他家世如何,只想給女兒找一個愛她疼她。能代替自己照顧她的人。

這邊,蕭然挽着周俊賢的手嬌聲說:

「俊賢,我們去跟曲小姐打聲招呼吧!看曲小姐的樣子想來是放下你了。畢竟你們家跟曲家是世交,也不好弄的太僵硬!」

周俊賢猶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帶着蕭然來到曲蔓面前。

蕭然率先開口:「曲小姐,我們又見面了。你今晚很漂亮!在場的男士恐怕都被曲小姐的風姿吸引了。」

安宜有些不高興,但面上還是不動聲色。蕭然這話的意思就是說她招蜂引蝶,像個交際花唄!

果然,周俊賢聽了這話皺了下眉。看向曲蔓的眼神也透着厭惡。

安宜平靜的開口:

「沒辦法,天生麗質。有些人生來就是太陽,讓人無法忽視。有些人就像白開水,寡淡無味。」

蕭然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乾笑道:

「曲小姐說的是,我跟俊賢下個月就要訂婚了,到時候還請曲小姐賞臉!」

安宜狀似驚訝的說: 「是嗎?不過只要沒結婚就會有變數,蕭小姐可要好好把握了!」

周俊賢聽完勃然大怒:「曲蔓你不要太過分!」

安宜挑眉:「這就過分了?周俊賢你是不是那天沒被我打夠?」

她邪笑着扭了扭手腕。

周俊賢以為她要動手,警惕的往後退了一步。

蕭然快步上前,擋在周俊賢前面說:「曲小姐不要生氣,是我不好說錯話了!曲小姐要打就打我吧!」

說完便上前要拉曲蔓的手。

安宜眼珠子一轉,在她剛碰到自己的時候,便一個踉蹌故意崴了下腳。

高跟鞋失衡,曲蔓往旁邊倒去。

她已經準備好狼狽的趴在地上,沒想到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厲景行在她倒下的時候接住了她。

厲景行把她扶起來,安宜掙扎着想自己站好。

腳上傳來的劇痛讓她不得不倚靠在厲景行身上。

厲景行讓她扶着自己的肩膀,蹲下身小心的撩起她的裙擺一角查看。

看到已經高高腫起的腳背,忍不住皺了下眉。

「你需要看醫生。」厲景行說。不等安宜回答,就把她抱了起來。

一直關注着這邊的人群在竊竊私語,從他們的角度看,就是蕭然把曲蔓推倒的。

蕭然顯然也聽到了身後斷斷續續傳來的話語。

滿臉焦急的跟周俊賢解釋說:「我沒有推她。曲小姐,你是自己扭到的是不是?」

安宜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靠在厲景行身上,咬着嘴唇,隱忍着說:

「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我不想跟你們計較。鬧得大家面上都不好看!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這幅模樣還有這引人遐想的話,果然把眾人都帶歪了。

思量周俊賢這女朋友也太小家子氣了,已經得到了周俊賢的心,還跑上去推人。

蕭然聽到這話,有些無措的看着厲景行道:

「景行,你看到了是不是?我沒有推她,你幫我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