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有毒:邪王別惹我》[庶女有毒:邪王別惹我] - 第二節 重生亂葬崗

這到底是怎樣的恨意?怎樣的恨意讓會讓宇文啟寒對蘇府這樣的痛下殺手?

蘇府畢竟是扶持了宇文啟寒登上帝位的有功之臣,那個並不愛着自己的父親,那個一直在自己傷心難過陪着自己的哥哥,都死了。

他們八年的夫妻,到底是什麼都是假的,除此之外,蘇傾城還從貴妃秦紅鸞的口中得知了一件又能在心口插上一刀的事情。

蘇傾城三歲的兒子,意外溺水,而實際上,並非意外,而是被宇文啟寒授意,被人活活的溺死在了水池裡。

那種心痛是不言而喻的,當初蘇傾城為了報恩,才會跟在宇文啟寒的身邊,後來從報恩,愛上了一直對自己好的宇文啟寒。

事到如今,蘇傾城不得不重新的想一想,如今蘇傾城已經絕望了,對宇文啟寒的絕望,哀莫大於心死。

「宇文啟寒,你告訴我,當初在亂葬崗,救我的人,可是你?」

蘇傾城問出口,其實就已經算是知道答案了,這樣的一個心狠之人,又怎麼會是在亂葬崗救蘇傾城的人?

「朕可從不曾去過亂葬崗,蘇傾城,你嫁給我,如此的幫我,無非就是因為你認錯了人而已,這樣說來,我們還真是互不相欠了。」

蘇傾城凄慘的笑着,事到如今,蘇傾城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身後的大批侍衛,正在不斷的向蘇傾城走來。

蘇傾城的時日不多,此生沒有活好,很是不甘心,看着這上蒼,蘇傾城仰天長笑,六月的天氣,艷陽再怎麼高照,也暖不了此刻寒冷的心。

蘇傾城伸出血淋淋的手指指着宇文啟寒跟秦紅鸞,惡狠狠地看着他們,他們還真是般配,一個狼心,一個狗肺。

「我蘇傾城此生最後悔的,就是沒有睜大雙眼看清楚你們的為人,如若有來世,宇文啟寒,秦紅鸞,你們可要恭候我歸來才是。」

就在蘇傾城掙扎的時候,一隻帝王簽從蘇傾城的身上掉落,那是宇文啟寒娶蘇傾城的時候,他們的定情信物。

或許,從蘇傾城開始在女媧殿上,抽到了帝王簽開始,宇文啟寒迎娶蘇傾城的,不過就是這一隻帝王簽罷了。

血與淚的混合,蘇傾城一雙眼睛流出了血紅的眼淚,雙眼模糊的看着那對人,蘇傾城要記住他們的長相,來生,一定要有一雙明亮的眼睛,看清楚到底是誰救了自己。

一口鮮血噴出,蘇傾城手裡的帝王簽滾落在地,蘇傾城也真正的倒在地上,蘇傾城吐出的鮮血,染紅了帝王簽,雙眼也在迷離的狀態。

「蘇傾城,蘇傾城,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蘇傾城似乎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向自己跑來,似乎聽到了耳邊的叫喊聲,蘇傾城似乎看到了天空之中下了大雪,可惜,蘇傾城卻不知道抱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誰了。

「六月飛雪,果真的冤屈,來世,若,若有來世,我必歸來討命,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