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她圖謀不軌》[太子妃她圖謀不軌] - 第六章 勾結

  強烈的壓迫感傾面而來,宋經霜不僅不害怕,反倒是坦然的抬眸對上奚無倦晦暗的雙眸,「殿下,你這是偷聽牆角了?」

  「閉嘴!」

  奚無倦冷下臉,「宋經霜,你若是喜歡離王,本宮成全你!」

  「但是你非禮本宮的賬,得先算清了!」

  不等奚無倦說完,宋經霜便沒好氣的打斷他:「臣女不喜歡離王。」

  「哦?」

  奚無倦諷刺的看了她一眼,冷笑:「孤男寡女,相邀在此,難道就是為了喝茶敘舊?」

  宋經霜哭笑不得,「殿下,雲歡還在呢,怎麼就是孤男寡女了?」

  「這麼說,你承認你與他私會了?」

  奚無倦冷笑,莫名的帶着一股殺氣。

  宋經霜看着突然蠻不講理的太子殿下,嘆了口氣,「殿下,臣女錯了,臣女不該與他私會好不好?」

  好不好?

  奚無倦越聽,便只覺得宋經霜是在敷衍。

  他頓時心頭火起,「宋經霜!休要再在本宮面前花言巧語了!」

  「你以為本宮會聽你胡言……」

  話未說完,只見宋經霜突然貼了上來,奚無倦身子一僵,連忙後退。

  然而,卻被宋經霜直接抵在門口。

  她手指在他胸口畫著小圈,一邊笑一邊道:「臣女的花言巧語,不也只說給殿下聽了?」

  「你!」

  「有殿下珠玉在前,您覺得臣女還能瞧得上離王?」

  「……」

  「殿下自己心裏對自己沒點數?世人只知離王好,只有臣女知曉殿下的溫柔,不是嗎?」

  她刻意強調溫柔二字,頓時,奚無倦萬年冰冷的臉瞬間赤紅一片。

  「宋經霜!你還敢提那晚的事!」

  「殿下,不是說了讓您不要動怒?否則日後不舉,您不心疼,臣女可還心疼呢!」

  一番話說下來,堂堂太子殿下幾乎已經被氣的頭頂冒煙。

  這個女人,她到底還知不知羞恥!

  然而,調戲完太子殿下的宋經霜心情大好,回眸掃了眼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的凜宿,「好好照顧殿下,明日我重重有賞。」

  凜宿瞪大了眼睛,沒等他回話,奚無倦便咬牙切齒的怒道:「宋經霜!本宮的人還輪不到你管!」

  宋經霜宛然一笑,「嗯,早晚輪得到的。」

  說罷,也不理會太子氣的鐵青的臉,招呼了雲歡一聲便離開了。

  身後,紅楓樓內傳來一陣響動,想必是桌子又被震碎了。

  雲歡從頭到尾,除了瑟瑟發抖便是心如死灰。

  完了,今日小姐不僅坑了離王,還惹怒了太子,明天她家小姐還能見着日頭嗎?

  「小姐,殿下那麼生氣,應該不會有事兒吧?」

  宋經霜嘴角一揚,「他心裏憋了太多苦悶,發泄發泄也好。」

  說完,又十分認真的補充了一句:「他就真的不怕自己不舉嗎?」

  天天這麼大的火氣!

  宋經霜回府不久,離王府便派人送來銀票。

  雲歡興奮的拿着一萬兩銀票,「小姐,您真是神了!離王殿下竟然真的送銀票來了!」

  宋經霜笑了下,奚如褘自然不敢不給。

  如今他想盡辦法,不就是為了搭上國公府?

  可惜鎮國公和兩位公子常年真守邊疆,三公子不在京城,只有她和容楚玉可以接近。

  容楚玉這顆棋被宋經霜親手毀了,奚如褘自然會想盡辦法討好她了。

  不過,這可不算完。

  宋經霜笑眯眯的吩咐:「既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