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敵了三千年》[我無敵了三千年] - 第十章 打臉

紅布下,是一隻黑紅色的漢代拾冠,兩邊本該能插上兩隻鳥的尾羽。

秦澤只看了一眼,便確認了。

這拾冠是那個號稱天下無雙的男人–呂布的遺物。

”竟然在這裡…… ”秦澤不禁自言自語道。

呂布,天資聰穎,本能像秦澤一樣,突破武者第九階,成為長生者,只可惜品行太差,三姓家奴,最後招來殺身之禍。

跟秦澤一樣反應的,還有那林奇。

”漢代拾冠!原主人恐怕來頭不小啊! ”

”哦! ”人群聽到林奇這話後傳來了驚呼聲。

”對!想起來了!就傳說李家有那漢末呂布的什麼物品,看來就是這個! ”

李秀成也滿意地點了點頭,享受着眾人崇拜的眼神。

唯有何業與何家豪,嫉妒且幽怨地看着李秀成。

”秦先生,那個東西的來歷,就那麼厲害? ”何家豪趕緊問道。

何家豪聲音略大,二人都被李熙注意到了。

李熙不敢破壞他老爸場子的氣氛,走上前低聲怒問。

”你小子!楚幽幽哪裡去了?快把她交出來!否則我讓你今天出不了這個門! ”

”在廁所呢。 ”秦澤實話實說卻略顯輕蔑地回答。

可就是這種輕蔑的態度,更是讓李熙不爽。

當然,他也根本是不信。

”你覺得我信?你這麼不知死活可就別怪我了! ”

李熙咬着牙。

他決定了,有必要讓家裡的武者出手了。

和自己作對的人,都得死。

秦澤沒再理他,默默地看着台上的拾冠,等待着李家的人把呂布剩餘的遺物都給拿出來。

可怎麼等待,都沒有等到。

這下秦澤總算緩過了一口氣。

李秀成要是把方天畫戟給拿出來,那以秦澤帶來的東西的價值是不足以比較的。

”原來也就這樣啊。 ”

”也就這樣?你什麼意思? ”

李熙聽了不禁有點吃驚和疑惑。

剛剛這個人,好像在鄙視自己家的鎮家之寶。

”集齊全套才有意義,就一件拾冠的話,我還是比得過的。 ”秦澤說道。

剛剛開始就有人在注意李熙這邊了,聽到秦澤這話,周邊的幾人不禁一愣。

雖然這小子剛剛看出來那副畫的價值,可面對着李秀成敢說出這話,不就是找死嗎。

這李家的祖傳寶物,不用問都知道是舉世無雙的啊!

說這種話,明顯就是在找事情。

”這白痴,說什麼呢! ”

不遠處的楚令天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他腦袋一轉立馬想出了壞點子,又徑直走到了秦澤面前,故意大聲說道。

”你怎麼說話呢!竟然這麼敢說李董的傳家寶! ”

這麼大聲,整個會場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秦澤的身上。

李秀成當然也聽到了,他皺起眉頭,萬萬沒想到有人敢故意搗亂。

他朝下走去,人群自動給他讓開了一條路。

”李董!這個人實在是太沒禮貌了!竟然說您的東西不行! ”

”是嗎?你跟着誰進來的? ”

李秀成用平靜且帶着一絲怒氣的語氣說話。

”跟着老朽來的。 ”何業站了出來。

”何老啊,呵呵,看來您沒有好好教育一下手下啊。 ”

李秀成說著,臉色一冷,他覺得這姓何的肯定會跟自己低頭。

”還是說何老您是故意來找事情的? ”

剛剛在門口的事情李秀成也已經停羅恆說過了。

氣氛一下子冷到了極點。

周圍的人全都不敢說話,誰都不想被擠入這兩大家族的鬥爭之中。

可唯有楚令天和劉慧二人。

即便很害怕可還是立馬站了隊。

因為都想彌補一下剛剛楚清的過錯。

”何老,雖然我們是事外人,但是您帶人過來,也要看看帶的什麼人啊,至少讓他打理一下自己吧,拎着這麼個破箱子,還在這裡故意說出這種話,會不會有些太不合適了? ”

楚令天說道。

雖然他表面上還挺硬氣,可實際上雙腿都在顫抖了。

何業聽到他們說秦澤是自己手下也是嚇了一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