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清除遊戲》[無限清除遊戲] - 第2章 方芷顏必須死

嚴淵的手不受控制地輕輕顫抖起來。

不是恐懼,是興奮。

他此刻內心極度平靜,手指飛快在鍵盤上操作,將三樓書房的監控錄像調出,一直循環播放着有方芷顏在書房出場的那幾十秒畫面。

方芷顏離開三樓書房,一路走過來的視頻,他也調出來反覆播放。

嚴淵翹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目光如炬,不放過每一個細節。

從監控器里記錄下來的畫面來看,方芷顏身上的血跡都是從下往上噴濺的,這證明她殺害保姆用的只有雙拳,沒有其他輔助工具。

她走路的姿態能看出她應該沒有練過任何格鬥技巧,攻擊暗門的樣子簡單粗暴,沒有任何技術,只有單純的力量。

方芷顏一路從三樓走到地下室,腳步都是輕盈的,符合她45kg的瘦弱身材,沒有踩壞一塊地磚和地板。

由此證明,她的體重應該沒有改變。

45kg,168cm,沒有任何技巧的大力士……

嚴淵手指輕扣着桌面。

他長期練自由搏擊,經常給本市高手當陪練,實戰水平還可以,尤其是閃避能力和挨揍能力,他還是挺強的。

他能打得過這個變態娘們兒嗎?

說實話,嚴淵也不敢打包票。

「嘭!嘭!嘭!」

門外的方芷顏一直沒停下,在她一拳拳的攻勢下,鋼板已經凹陷如盆,刻上了三四十個拳印。

方芷顏似乎也有些煩了,她在門外一邊捶,一邊抱怨起來——

「親愛的,你家的這個門用的是什麼材料呀?如果是純鋼的話,我早就打開了。」

她說話的語氣還帶着幾分嬌嗔。

如果只聽這一句話,嚴淵甚至有些恍惚,以為她只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

如此危機的時刻,嚴淵倒也不害怕,他笑了一聲,語氣平和地告訴她:

「定製的。暗門裡外都裹了一層延展性最強的材料,我也不記得是什麼材料了。」

嘴上平靜地回答着,嚴淵手裡可沒閑着。

他脫下連帽衛衣,在武器架上翻找着自己能用的東西。

嚴淵槍法不錯,但很可惜,平安國禁槍,他的愛槍都存放在了大洋彼岸的黃石國。

在平安國這個房子里保存的都是一些冷兵器,還有一些抵抗冷兵器的防具。

他翻出了櫃底的氣囊馬甲,穿在身上,這個氣囊馬甲里的氣囊會在受到巨大衝擊後爆開。

雙臂和雙腿也綁上了相應的氣囊護具。

穿戴好這些,他把連帽長袖衛衣又穿在了身上,完美遮住了這些護具的輪廓。

至於武器……

面對力大無窮的對手,任何長兵器都有被搶奪和折斷的危險,還是用不太容易被她破壞的短兵器好一些。

他在腰間和大腿固定好兩個戰術腿包,左腿包放了把M9,右腿包放了一把螺旋三棱刺。

當嚴淵裝備好一切,門上那層特殊防撞擊材料也終於失守,被方芷顏打穿了個洞。

**的拳頭衝破暗門,她纖長的五指化作爪型,毫不費力地撕扯着那被她捶扁的鋼板。

鋼板在她手裡就像是用橡皮泥做成的一樣,輕輕鬆鬆被撕出一個大洞。

看來,這女人是要用暴力將這扇門撕出個洞來,再進來殺他。

嚴淵眼睛一眯,瞅準時機,快速抽出M9刺刀,一刀劈向方芷顏的